從來不存在“土地財政” #82

作者:歐神 2020-11-30 16:03:13 人閱讀


1.1.png


從來不存在土地財政#82


前二天,網上盛傳一篇趙燕菁寫的《中國土地財政的歷史、邏輯與抉擇》[1]


我們的態度極為明確,凡是點贊,同意,轉發此篇文章的,全部都是SB。直接拉入SB大列表。

從來不存在“土地財政”,過去,現在,未來。



一)土地財政


開卷明義,原文第二行“這個來路不清、沒人負責、甚至沒有嚴格定義的‘土地財政’………”


為什么學術界沒有“土地財政”這個說法,為什么只有葉檀之類的業余人士,在口口聲聲討伐土地財政。

因為它不存在。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,學術界都找不出“土地財政”這套邏輯,都找不出民粹主義的煽動基礎。



什么叫“土地財政”,按照一些Low逼的說法,好像是政府把土地賣了很多錢。

土地賣了很多錢,于是房價也貴了。

北京一套房子600W,屌絲們擼完又憤怒。于是只好口誅筆伐房價地價之貴,民粹葉檀給它們灌輸二個“土地財政”靶,屌絲們就好像找到帝國主義罪魁禍首了,非要狠狠打倒。


為什么“土地財政”在正規的學術界沒有地位,在正規的學術界沒有人談論。

因為根本不存在土地財政,根本沒那回事。



二)賣地


難道說,土地就不該拍賣,就該白送免費地分給人民么。

一大群屌絲在臺下留著口水,“要的,要的,好的,好的”。


好,那我問你,憑什么工商銀行國有股上市,IPO還要大伙掏錢去買呢。

ICBC從理論上講,不是最典型的國有企業么。

國企應該是全國人民共有的。

那工商銀行上市的時候,股票就應該免費分給全體國民每人3000股,憑什么大伙還要掏錢去買呢。


哦,原來工商銀行的收益權,是按照每股紅利計算的。股東才有,非股東沒有。

國家把ICBC上市,圈了幾千億。拿去造鐵路大橋。

這錢是統籌統配的,納入財政預算的。所以ICBC就不能免費IPO分給十三億國民了。


同樣道理,海淀區的一塊土地拍賣。你說是不是該“地價為零”呢。

這塊土地最多造300戶房子,受益的是300個業主。


理論上是13億人民共享的國有土地,給300個業主用。你說公平么。

公平的方法,當然是土地拍賣。

然后拍賣款存入國庫,納入2015年財政預算。這樣才能用到全國人民頭上。


所以土地拍賣不為零。



三)地價


關于“土地財政”的第二個妖魔化誣蔑,是土地拍賣極大地推高了地價。

據某些陰謀論的說法,因為“土地財政”,所以地方政府有動力把土地拍出盡可能的高價。甚至有可能饑渴性供地,所謂“經營城市”,把居住成本弄得居高不下。


好了,俺是青海省玉樹市康巴鎮康定鄉牛家村的村長。

俺現在邀請你們這些“大才”,不論是葉檀,趙燕菁,還是哪個SB的。

你們趕快來俺們村“經營城市”吧。


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方法,總之你把俺們村的土地炒上去。

俺們全村一年的GDP才幾百萬元。你要是把村前的土地賣十億八億的,就算是把村長室拆了我也沒意見。



你能炒得起來么,你炒不起來。

翻遍任何一本經濟學教科書,翻遍任何一篇經濟學著作,你也找不出“炒地皮”之類的說法。

炒作不是一個行業,你不可能通過炒作永久性的改變任何一個商品的價格。學術界只有“供求關系”的地位,沒有“炒作”的地位。


要智商低到何種程度,才會相信房價是“炒”上去的。

要智商低到何種程度,才會相信政府有能力通過“經營城市”炒高地價。才會相信政府有意愿炒高地價。



四)財富的根源


為什么土地可以值錢,什么樣的土地才值錢。


在這里,趙燕菁又犯了一個致命性的錯誤。他認為土地值錢的原因,是因為有“投資”。

并進一步引申為土地是一種債權,是一種質押,是國際大鱷沖擊金融秩序云云。

簡直是亂七八糟一塌糊涂。SB



他完全犯了因果倒置的問題。為什么會有投資,是因為土地值錢!

當1840年時,上海的租界純粹是一片爛地,是灘涂。沒有任何農業商業價值。


可是,之后的100年,各國的資本包括國際的和國內的,發狂一樣地投資于這50KM土地之內。并使得這里成為全中國地價最昂貴的地方。

一街之隔,租金和華界的地價可以差10倍。更不要說和中國其他城市,和內地農村相比,那簡直就是千萬倍的距離。


那么,是先有投資,還是先有地價呢。

都不是,是先有“制度”。



為什么內地的城市發展不起來,為什么內地的農村發展不起來,是投資不足,是交通不便,是缺乏人材物么。

都不是。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,“法治成本,法治成本,法治成本”。內地最高的成本差異,是法治成本過高。


你錢再多,你也經不起搶。虧損的時候沒人關心,一旦開始賺錢,村干部村委書記全都擠過來了。

招商引資的時候說得好好的。一旦固定投資下去,確定你不能走了,各級官僚的嘴臉都出來了。不吃死你吃誰。

所以內地發展不起來,關鍵不是缺乏道路,也不是缺乏投資,而是缺乏法治。



政治才是一切的根本。上海能從一個海邊漁村,爛泥灘涂一樣的租界,發展成全中國地價最貴的地方。

絕對不是因為他“已有”的投資。

而是因為籠罩在這片土地之上的法治氣氛。有了法,一切都會有的,投資自然會來的。


天津的塘沽,曾經以每年10000億的投資速度,連續砸了很多年錢下去。

可是今天天津曹妃甸的土地值錢么。

一文不值。



所以,地價的高,絕對不是一個城市的恥辱。相反,這是一個城市的光榮。

一個城市的治理水平,決定了這個城市的地價上限。

地價就像鉆石,炒作不能使他升值,唯有純凈~越純凈的鉆石越值錢。



地價就是財富。你不可能通過炒作獲得他,只能通過治理獲得他。

從這一點說,趙燕菁的文章簡直錯得一塌糊涂。他的第五六七八章都是沒法看的。


請在朋友圈里再篩一遍,凡是轉發趙燕菁并點贊的都是SB,純種的。



五)土地的收費模式


土地是政府的寶貴財富,必需小心翼翼守護不能賤賣以防國有資產流失。


土地的收費方式,至少有以下三種;

1)一次性買斷

2)付一部分出讓金,并每年支付租金

3)每年付租金

近期關于房產稅的討論,主要是研究哪一種方式,政府可以獲取更大的總利益。



政府之內,其實并非全部庸才。至少在地方政府層面,他們心里是很清楚的。無論哪一種收費模式,123其實他們的總收益是相同的。

為什么呢,因為雞永遠是那只雞,雞不可能變成鴨子。


如果你按照“土地出讓金+年付費”的模式,看似你是收了二次,重復二筆錢。

但稍通經濟學原理的人都知道;

在這樣的情況下,‘出讓金’就會比正常的情況下少。最終收益還是均衡的。


無論(偽)學術界吵得如何熱烈。地方政府對于房產稅的興趣冷淡。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,房產稅并不能增加政府收入。一分錢都不能。

而且,因為交易成本增加,向千千萬人征稅的行政成本,要遠遠大于房產商一次性付款。

所以,“土地純拍賣”制度,才是稅收收入最多的。



那么,還會有人問,能不能先賣出去的土地,然后再背信棄義地重復征收房產稅,獲取第二道收入呢。

這事不歸我管,歸內務部國安組的同志們管。


“來呀,抓起來”。關入雙規指定地點。你有沒有收小日本帝國的賄賂,是不是日本人潛伏在我們組織內部的奸細?!

引用一句很時髦的話,“使吾帝失盡民心者,皆此獠也”。


你這樣做,是赤裸裸地將TG的執政基礎全部都得罪掉,用最小的獲益損害最廣大人民的利益。

妥妥的叛徒內奸,組織的出賣者啊。




歐神,2015年9月11日晚)


谁有河北麻将群 (*^▽^*)MG古墓丽影技巧介绍 广东36选7开奖号 (^ω^)MG比基尼派对试玩网站 (^ω^)MG百慕大三角_破解版下载 (★^O^★)MG银弹_官方版 内蒙古快三在线 世爵娱乐平台的登陆 (★^O^★)MG丛林巫师试玩网站 体彩福建31选7走势图 湖北快3开奖结果l (★^O^★)MG黄金工厂游戏网站 (^ω^)MG埃及王朝试玩 (^ω^)MG华丽剧场怎么玩 (^ω^)MG至尊人生奖金赔率 (*^▽^*)MG弓兵援彩金 重庆时时彩全天开